公司新闻

  • 首页
  • 公司新闻

澳门皇冠漫漫6年烧钱路爱奇艺网综的欣喜与困局

时间:2019-05-22 17:31

  4月12号,《我是唱作人》上线吸引了不少业内的关注,不仅是因为当下较为疲软的综艺市场急需一剂强心针,该节目也是继《中国有嘻哈》、《热血街舞团》之后车澈的又一新作。

  相对于芒果TV依靠综艺“发家”,爱奇艺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偏科”,2018年爱奇艺对于内容的投入已经高达211亿人民币,目标直指打造线上娱乐王国,成为中国的迪士尼。

  不过重视内容投入早已不是爱奇艺一家的独门秘诀,腾讯视频早在2017年就已经在内容投入上超过了230亿元,与此同时阅文集团更是为腾讯泛文娱板块搭起IP库-新丽的影视制作-播放平台的产业链条。

  而由于过多在内容上加大成本,资金紧张是爱奇艺面临的大问题,美国时间3月30日,爱奇艺公布发行12亿美元的可转债,虽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金的问题,但平台必须尽快获取新的变现渠道——更快的推出优质内容吸引观众。

  显然,让爱奇艺吃到了甜头的综艺成为选择之一。实际上,综艺对于互联网视频平台而言,越来越承担起不可替代的位置。

  2013年,马东正式从央视离职,投入爱奇艺怀抱,这一看似“叛逆”的行为,在2014年以推出网上综艺《奇葩说》破两亿点击率“告捷”。

  《奇葩说》开启了网络综艺的一个时代,马东也迅速于卸任爱奇艺首席内容官,成立米未传媒。2016年米未传媒获得A轮融资,估值20亿,一顿操作猛如虎,彼时米未传媒是网综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马东和米未传媒的成功,确实影响了一部分人投身网络综艺,除了灿星等老牌综艺制作公司,一大波网综制作公司及工作室纷纷成立。

  2015年银河酷娱成立,并与优酷等互联网视频平台合作,成功孵化网综《火星情报局》,而作为替代《奇葩说》、《火星情报局》坐上网综第一把交椅的《吐槽大会》也在2017年登陆腾讯,制作公司笑果文化在《吐槽大会》播出不久就获得了1.2亿的A轮融资以及近亿元的A+轮融资。

  在这几档综艺中间,《奇葩说》存在一个明显的不同,那就是当时的马东工作室还属于爱奇艺旗下。在这之前,自制网综对于互联网视频平台还没有那么重要,爱优腾推出的自制网综大部分还处于摸索阶段,想要走“自制+版权”模式也只能将重心放在后者上,即便是背靠大树,用综艺发家的芒果TV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卫视综艺的网上播出平台,直到2017年芒果TV才迎来了自制综艺的爆发期。

  马东虽然只在爱奇艺停留了短短一年,却给互联网视频平台带来全新的综艺制作模式——工作室制度。

  2014年在爱奇艺视频营销分享会上,龚宇启动了“爱奇艺工作室战略”,到2016年,平台内就成立了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带队的VC工作室、爱奇艺首席信息官郑蔚和许可带队的达尔文工作室及陈柯竹的PIKARU皮卡如工作室。

  巧的是,芒果卫视同样在2014年开始成立自己的制作中心,并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团队搭建。《明星大侦探》总导演何忱面对媒体是表示:他们用一年的时间组建了大概3个队伍,40个人的团队。而腾讯和优酷早期则不约而同的选择更加信任外部制作团队。

  对于爱奇艺,起步时更偏好类似《奇葩说》的“脑洞型综艺”。VC工作室打造《偶滴歌神啊》、《大学生来了》;达尔文工作室制作《我去上学啦》、《晚安朋友圈》、《撕人定制》;PIKARU工作室制作《欢脱定律》。大部分都是轻量级小众综艺,除了《奇葩说》,实际上并没有获得太大的热度。

  而此时的芒果TV一方面凭借《爸爸去哪儿》、《妈妈是超人》的独播权和自制综艺代表作《明星大侦探》的诞生撑起了一片天。

  2016年被称之为“网综元年”,却也是网综危机四伏的一年。模仿现象严重、以盈利为第一目的、制造粉丝效应等等成为网综诟病的主要原因。现在回看,危机似乎依旧没有过去,但显然网络综艺依旧度过了蹒跚学步的幼儿期,进入了令人欣喜的成长期。

  首先提出“超级网综”概念的正是《中国有嘻哈》的缔造者车澈。车澈于2017年脱离灿星,在爱奇艺成立YOH幼虎工作室,所推出的《中国有嘻哈》不仅成就了车澈,也成就了超级网综。

  2017年第一届中国综艺峰会在厦门举办,此前,国内一直缺少对于电视行业垂直细分综艺相关峰会,而此次峰会的诞生,确实与网络综艺的崛起与超级网综的诞生息息相关。

  ”冷眼君“评价2017中国综艺峰会匠心盛典为”国内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对综艺工种的细分颁奖“,而在颁奖清单里,年度嘻哈歌手黄旭赫然在列,也货真价实地体现出超级网综《中国有嘻哈》在综艺领域上的影响。

  根据骨朵数据,2017年网综全面爆发,在共计142档1网综中爱优腾贡献了119档,2018年网综的总数在平稳上升,而在top10的综艺,也可以清晰的看到,来自爱优腾的超级网综已经成为市场的主要竞争者。

  超级网综的特点不仅仅局限于“互联网+综艺”,《偶像练习生》、《这就是灌篮》、《中国有嘻哈》等超级网综的成功除了因为开始关注细分领域之外,平台自制、团队专业性的增强和互联网便利也让制作团队能够更好地保障对节目的投入,网络综艺开始迈向“大投入、大制作”。

  “烧钱=爆款”成为头部制作团队应对超级网综的基础套路:花钱请偶像,花钱做舞美,花钱请OG,致力于将网综打造成“大片”。在《中国有嘻哈》大获成功之后,车澈如法炮制了《热血街舞团》,不过面对媒体,车澈坦诚的表示街舞“爆”的程度不及预期,可以明显感觉到街舞没有像说唱那么火爆。

  在《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之后,澳门皇冠制作团队很容易将超级网综与爆款划上等号,但走过了2019年第一季度,多档备受瞩目的网综均没有翻出太大的水花,平台必须要习惯投入过高、期待过高与反响平平之间的落差,也必须明白烧钱的最终导向的是内容的保障。

  当前的头部视频平台比拼内容投入或会员数量,实际上差异并不大,最终都会回归到内容的比拼上。没有BAT撑腰的爱奇艺,想要完成打造娱乐王国的梦想,就更需要在内容上发力。

  爱优腾不断在为超级网综注入新元素,就如同车澈来到爱奇艺定的那个“大目标”:YOH工作室努力为年轻人代言,目标成为街舞、说唱、电子竞技、二次元娱乐等青年文化项目在大众传播领域的出口,成为爱奇艺青年文化娱乐内容领域的根据地。

  虽然爱奇艺连续输送了两档堪称火爆的超级网综,但不管是《中国有嘻哈》还是《偶像练习生》,都在后期出现大量问题。PGone等“问题艺人”被彻底封杀,后者更是导致了广电下发“限秀令”,刮起“限娘”之风。

  2019年是超级网综诞生的第三年,不论爱奇艺还是其他平台,挑战永远存在。

  “去创造,不跟随!”是《中国有嘻哈》之后,爱奇艺所树立的节目创造理念。不过从过去的两年来看,爱优腾在综艺上的重合度似乎相当高。

  所谓的富矿题材,诸如嘻哈、街舞、科技、偶像选秀虽然足够抓眼球,但也如同吸引蚂蚁的蜜糖,引得各个平台一拥而上,很容易在同一时期形成不同平台对打形式。

  爱优腾综艺的同质化,澳门皇冠在芒果TV自寻出路的情况下显得异常突出,2019年三网连续两个季度都在偶像选秀里打转,一时间失去差异化优势。马上就要登陆爱奇艺的这档《我是唱作人》给观众一种好像又与隔壁优酷的《这就是原创》有些许相似。

  车澈为自己的综艺立下两条基本法:一是规则,一是塑造。异化的拍摄方法和游戏规则会造成同类综艺的不同,细小的差异也足以让观众在其中选出三六九等,但命题作文有如带着镣铐跳舞,难度更大,与此同时,观众也很容易将两个竞品综艺进行比较,最后的结局极易走向流量的不可逆向的偏移。

  《热血街舞团》和《这就是街舞》哪个更好看?《机器人争霸》和《这就是铁甲》谁才是赢家?这种问题早被媒体问翻了天。同类型对比弱点容易被放大,这也是导致了《热血街舞团》和《机器人争霸》口碑差强人意后,爱奇艺超级网综开始面对质疑。

  来自大洋彼岸的NETFLIX用实际说明只要内容够好,平台就可以跨过广告商,直接向受众获取全部利益。不过对于当前的国内来说,这还不现实。优酷宋秉华曾明确表示:超级网综做的就是流量生意,是从内容到商业的转化。广告是支撑这些投资几亿的超级网综的主要来源之一。

  从爱奇艺上市后的首份年报来看,受益于现象级爆款网剧《延禧攻略》以及热门网综《中国新说唱》、《偶像练习生》、《奇葩说》第五季等的带动,2018年爱奇艺年度新增会员3660万,创造了全球流媒体行业会员年度增长净值的新纪录。而此前,全球视频行业会员年度增长数量最高纪录由Netflix创造,峰值达2900万。

  在拥有几大超级网综IP之后,2019年爱奇艺选择放慢脚步。在此前2019年食品网站网综招商信息给出的数据显示,今年爱奇艺将要推出的N带综艺有12档,已经赶上了优酷与芒果的总和。而新开播的综艺有11档,低于2018年总数。

  在这二十多档综艺里,也许就藏着爱奇艺下一个燃爆网络的超级网综,不过在实现这个梦想之前,爱奇艺还要面对多少难关呢?